当前位置:
首页
> 税收宣传 > 地税文化
 
 
笑对命运的苦难(曹丙珂)

2016-11-14 11:00:24 信息来源:泰安市地税局字体:【

——读史铁生《我与地坛》

  2010年的最后一天,史铁生迈进了天堂。人世间少了一位职业生病者,天堂中多了一位灵魂的书写者。在慨叹这位当代中国令人敬佩的作家之后,我又一次翻开了他的代表作《我与地坛》。
  著名作家韩少功对此文的评价是:“这篇文章的发表,对当年文坛来说,即使没有其他作品,那一年的文坛也是一个丰收年。”这篇带有自传色彩的散文,用平和自然、朴实厚重的语言,真实地展现了史铁生从极端地失落、绝望到省悟、参透人生和死亡,并且为之达观、乐观,从而树立不断搏击、奋进的真情实感和心路历程。
  命运之神给史铁生设置了一个残忍的圈套。先送给他一副健康健全的肢体,在他风华正茂人生的航船直挂云帆时,又突然毁了他。1972年,年仅21岁的史铁生因病双腿瘫痪,1999年又染上尿毒症,必须一星期三次去医院做透析,同死神做着卓绝的搏斗。他短短六十年的人生有三十九年是在轮椅上度过的。这种巨大的反差对谁都是极端残忍的。说他没有绝望过,那是谎言。在《我与地坛》中他写道:“十五年前的一个下午,我摇着轮椅进入园中,它为一个失魂落魄的人一切都准备好了。”他总是到地坛去,“仅为着那儿是可以逃避世界的另一个世界。”他痛苦失落,一连几个小时呆坐在轮椅上想关于死亡的事,甚至有不想人世的念头。但他最后想通了,看破了,“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,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。”于是,他坦然了,从容了,也安心了。从人性的普遍意义上说,史铁生对死亡的思考既解脱了他自己,也解脱了很多和他一样有着悲惨命运,甚至是肢体健全者。这样的思考不仅有特殊性更具普遍性,所以会令人感动和折服。
  参透了死亡,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能好好活下去。人活着需要支撑,一个残疾者跋涉在人生路上比常人更需要有力的支撑。母亲、大自然、在地坛中出没的草根就是史铁生坚强心志的力量之源。对于母亲史铁生始终抱有歉疚。“当我不在家里的那些漫长时间里,她总是怎样心神不定坐卧难宁,兼着痛苦与惊恐与一个母亲最低限度的祈求。”“这园中不单是处处都有过我的车辙,有过我车辙的地方也都有过母亲的脚印”。最后,他意识到了,“儿子的不幸在母亲那儿总是要加倍的”。 凭着“儿子想使母亲骄傲,这心情毕竟太真实了”的信念,他用纸和笔在报刊杂志上撞开了一条路,确立了他在文坛的地位,也告慰了九泉之下的母亲。
  地坛的四季在史铁生的眼中充满了诗意。他以乐器、声响、景物、心绪、艺术形式一一来对应四季,那优美而又风采各异的四季之美,使他发出了“因为这个园子,我常感恩于自己的命运”这样的感慨。在他的笔下那个热爱唱歌的小伙;逍遥饮酒的老头;素朴优雅的女工程师;总是与成功失之交臂的长跑家,以及从中年到老年十五年来总是相攀散步的夫妇。他们对生活的热爱,对命运的旷达,对人生的淡定,都在史铁生的心灵中投射出光芒,也给了他笑对磨难的力量。
  读《我与地坛》,我看到了一个肢体的残疾者,精神的健全者,灵魂的完美者。我敬畏这样的灵魂,也让我对人生、对命运萌生出感恩和淡定。命运是无法掌控和预计的,我们所能改变和演绎的就是一个过程。如何使人生的过程精彩,笑对命运中的苦难,才是最重要的。



打印此页】【关闭窗口
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