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
> 税收宣传 > 地税文化
 
 
自由的珍贵(郭洪举)

2016-09-23 12:39:36 信息来源:泰安市地税局字体:【

  ——接受泰安监狱警示教育心得

  9月7日上午,在市局领导带领下,有幸到泰安市监狱接受警示教育,先后听取了两名服刑人员的忏悔报告,观看了纪录片《大迁徙》,参观了禁闭室、监舍、监狱文化史馆等。望着监狱两道又高又厚的铁门,感受到的是威严。按照监狱的管理规定,在狱警的指挥下,存包、存手机,站成队列,前排报数、清点人数。当跟随着大队伍走进去的时候,回头望见的是高墙、电网、铁丝网,路边是站着老老实实、一动不动的服刑人员,一旦罪犯进入监狱服刑,便失去了铁窗外的自由。

  自由,不是绝对的自由,是在遵纪守法守规矩的前提下的自由。在监狱部门,要遵守监狱的规矩,在税务部门,要遵守税务的规矩,不能踩线、越线。在税源管理科党支部组织生活会上,党支部书记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:富翁招聘司机,三名司机前来应聘,富翁问他们:“假设你载着我去一处悬崖,下面是万丈深渊,悬崖边上是一堆黄金,你能把车开到距离悬崖多远的地方?”A司机说:“我能在距离悬崖1米的地方停下来,保证您不受一点惊吓,又能帮您取到金子。”B司机说:“我的技术没有问题,您是老板,您让我停在悬崖多远的地方,我就能停在离悬崖多远的地方。”C司机说:“老实说,我并不知道凭我的车技可以把车停在离悬崖多远的地方,但我根本不会往悬崖边上开,因为对一个司机来说,安全最重要,距离悬崖越远越好!”最后富翁录取了C司机。换句话说,故事中的“悬崖”就是党员干部要遵守的规矩的“红线”,离它越远越好。

  罪犯曾被称之为囚犯,穿的衣服称为囚服,上面还要印个大大的囚字。 “囚”从字源上看,甲骨文囚=口(口,封闭性的空间)+人(人,罪犯),而后的金文囚、篆文囚承续了甲骨文字形。泰安监狱文化史馆中展示的站笼、地牢让我直观感受到了囚字的含义。站在监区里如同天井般的禁闭室之前,更让人而不寒而栗。纵观古今,西周“以德配天,明德慎罚”,强调“礼治”,虽有五礼(祭祀之礼、丧葬之礼、行军打仗之礼、待客之道、冠婚之礼),“出礼则入刑”,却有“刑不上大夫”为贵族士大夫们开绿灯;汉代 “春秋决狱”,然而“上请”制度成为官吏的普遍特权;从西魏开始,各代刑律中均设“八议”制度,直接为特权人群减免刑罚提供法律依据,随后出现的“官当制度”更是官僚特权法的进一步发展。至明朝朱元璋为防法外遗奸,亲自制定《明大诰》,死后却被束之高阁。而如今,社会主义法治体现的是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”,不会再有特权特例,不分尊卑贵贱,不分家族权势,只要多迈一步踩到了党纪国法的红线,便要从人、从官,跌到阶下之囚。

  曾身为省部级官员的“蒋洁敏、李东生、王永春、阳宝华、杨刚、冀文林”,一个个好不容易才坐到显赫的位子上,按照常理,更应该好好珍惜,成为人民所尊敬之人,为何一瞬间就成了“笼中之虎”、“囗中之人”而没有自由了呢?究其根源,都是党性意识和法治理念滑坡才跌进了万丈深渊,都是自己惹的祸。两名服刑人员的忏悔报告都有这样的描述:“起初碍于面子,为亲戚朋友请托办事违法违纪,最后贪念逐渐占了上风,不知不觉堕入了深渊,不能自拔。”

  电视剧《亮剑》里的李云龙和楚云飞,一个是共产党的团长,一个是国民党的团长,大敌当前,国家和民族利益高于一切,两个不同党派的军人大闹河源县城,成了好朋友。可后来在淮海战场上,李给了楚两发机关枪子弹,楚还了一发迫击炮弹,双方都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。李云龙负伤住院,碰到因伤被俘、楚云飞的老部下,对方好奇的问:“既是好朋友,为什么战场相见毫不留情?打成这样,彼此还一点不记恨。”李云龙回答说:“作为军人,私交是一回事,战场上的你死我活不影响私下的交情。古人说的好,惺惺惜惺惺。”世界围棋比赛,常昊和李昌镐各作为中国队和韩国队的主帅争夺冠军。比赛前,有记者采访常昊,问他俩的关系如何?常昊回答:“私底下我们是好朋友,但到了比赛的时候,只有中国和韩国,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。”这才是真正的友谊,它不分国家、民族和党派,不因私废公。作为国家干部,更不能因为私交好,就拿国家和社会的利益为他人或自己谋取私利,最终损害的是国家利益,自己也会落个“囚”之下场。

  中国是个人情社会,中国人重感情、重情义,这无可厚非。但中国也是一个法治社会、法治国家。税务干部作为执法人员,只有把公事与私事分得清清楚楚,才能明明白白做事。泰安市地税局党组成员、副局长李西坤在“纪律行动”廉政党课上讲到:管住自己的手、管住自己的嘴、管住自己的腿、管住自己的家人。只有时刻提醒自己,防微杜渐,才不会铸成大错。

  归途中,望着车窗外,满眼是青山、绿松、河流,心中镌刻的却是“自由的珍贵”。



打印此页】【关闭窗口
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